當前位置:首頁 > 他山之石 > 正文
玻璃幕墻仍在“傷人”
作者:顧意亮 發布日期:2019-07-16 信息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號:[小] [中] [大]

上海市政協數篇提案和社情民意持續“緝兇”

  “理論上,玻璃幕墻建筑的設計年限為25年,其中全隱框幕墻的保質期更短,只有10年。”

  “上海一年四季溫差懸殊,對玻璃幕墻的壽命更是雪上加霜。”

  “面對著依然拔地而起的一棟棟玻璃幕墻高層建筑,不禁為廣大市民的安全而擔憂。”

  當上海市政協委員們的擔憂,字字句句落筆在提案之際,不幸,“數”語成讖。

  7月6日,上海市靜安區余姚路上的一幢商用樓發生了一起玻璃墜落事件,將前來接女兒放學的一位李姓市民的頭部劃開多道口子,當場血流不止。

  “那天,我是和丈夫,還有小女兒一起來接參加考試的大女兒。”讓受傷的李女士后怕的是:“就差一點點,自己年僅1歲半的小女兒也險些被砸中,后果更不堪設想。”

  被砸傷后,李女士被救護車送往醫院治療。醫生檢查后表示:李女士要接受面部縫合手術,因為面部的血管也需要縫合。

  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發生意外的是位于余姚路417號一幢7層樓的商用樓。其二樓是一所業余美術培訓學校,學校租賃了這一層樓面。該校老師告訴記者,房子是學校租借的,學校房屋其他地方的窗戶玻璃完好,所以事發前并未注意過輔樓窗戶玻璃的問題。

  果真如此嗎?記者繞道另一側后發現,發生玻璃墜落的是大樓西側的輔樓,而輔樓每層樓的玻璃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損。窗戶內側用磚塊砌起,看上去久未有人使用。

  至此,答案幾可呼之欲出了。

  上海市政協此前有多篇提案和社情民意都關注到了玻璃幕墻的問題,或涉及建設、或涉及管理、或涉及維護,但都談到了一點———要理順規劃部門、城建部門、城管部門和環保部門的職責,杜絕管理上的真空。

  2011年也是在7月,上海浦東時代金融廣場幕墻玻璃爆裂墜落,造成了50多輛車的受損事故。當時,社會輿論高度關注的同時,也謂之“幸而未傷及路人”。

  又是一個7月,玻璃幕墻“傷人”了。

  其實,提案和社情民意中早有“緝兇”之策,委員們提出,是否可借鑒助機動車8年必須強制淘汰的規定,凡是到達一定年限的玻璃幕墻必須要有強制淘汰更換的規定。

  委員們提出,實行“一幢一卡”,建立玻璃幕墻建筑長效管理機制,對玻璃幕墻的監督管理應從建交委轉變為房管部門。

  委員們還建議,通過經濟杠桿,嚴控建筑項目使用玻璃幕墻,同時對已批準的玻璃幕墻建筑嚴格按國際最新標準建造。

  記者從市政協處了解到,此前,市政協組織了多次針對玻璃幕墻的專項視察。在實地調研和明察暗訪中,委員們對于某些配置了玻璃幕墻大樓的業主將“玻璃傷人”歸咎于“玻璃幕墻存在自爆概率”的解釋表示擔憂。

  來自致公黨上海市委會的一份社情民意呼吁,為每一幢玻璃幕墻建筑建立“電子身份證”,由相關部門根據信息庫中的信息,強制業主定期進行檢測維修,并對檢測和改造情況進行監督檢查。

  玻璃幕墻“傷人”隱患猶在,光靠政協提案和社情民意“緝兇”或力有未逮。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無論是政協委員們還是普通市民們,大家急盼了解的是,在上海超齡服役的玻璃幕墻是否有?有多少?是否有定期監測?

  這個問題,或待有關部門不僅僅是在提案答復中回答。(記者 顧意亮)

怎么看福彩3d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