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委員 > 委員隨筆 > 正文
黨德信:又聞蛙聲……
作者:黨德信 發布日期:2019-06-27 信息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號:[小] [中] [大]

  今年端午節前后,我晚8點左右在北京紫竹院附近的住宅小區小花園水池邊散步,幾次聽到清脆悅耳的青蛙叫聲,很是興奮,因為很多年沒有聽到了,覺得親切。這不禁使我想起幼時,夏日村邊的水塘里青蛙成群。

  還記得小時候大人常給剛上學的小孩出一道不知流傳幾輩子的心算難題:“一個池塘圓又圓,也有青蛙也有蟾。數數腦袋三千六,數數小腿一萬三。算算有多少青蛙,有多少蟾?(青蛙四條腿,蟾三條腿。)”這道心算題目念著很順口,但難得小孩們直敲腦袋。

  這從另一個側面也可以反映出當時的生態環境多么良好,青蛙之多,數不勝數。

  一個讓我至今記憶猶新的場景,上世紀60年代一個7月底的酷暑之日夜晚,在中國人民大學西門內的大操場上,一場雨后,積水淹沒了跑道和足球場,蛙聲一片,此起彼伏。而且那時人大西門萬泉莊到六郎莊、玉泉山一帶,全是稻田。青蛙大合唱多在雨后和晚間開演,一只“呱呱”鳴叫領唱,其它伙伴就會馬上跟著合唱,很像別具一格的交響音樂會。

  青蛙是有益于人類的動物,一只青蛙每天能消滅幾十只害蟲。在長江流域農村,有“春捕一只蛙,秋少一擔谷”之說。全球的蛙類約有好幾千種,中國有100多種,其種群在平原、山地、丘陵均有廣泛的分布。

  但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為了農業增產,農藥等廣泛的使用卻使青蛙的繁衍生息受到影響;再加上人類捕捉食用,一度青蛙變成了“稀有動物”。

  2007年5月24日,在濟南調研時,早晨在泉城路散步曾看到展覽櫥窗里有6歲女童趙東方的書法作品———“蛇不見,蛙不鳴”。我當即拍照下來,感觸頗多。

  當時生態環保形勢嚴峻以及包括兒童在內的全體國民對生態環境之擔憂,從這幅書法作品里就可以看出。

  其實不僅是青蛙,以前蛇、狐貍、獾、黃鼬等動物并不鮮見。上世紀80年代,在政協辦公的舊王府大院里,我還見過刺猬、黃鼬、松鼠、蛇等野生動物。

  隨著城市建設的不斷推進,磚瓦平房變成高樓大廈,野生動物已無處藏身,農業用水增多,地下水超采,施用各種農藥化肥,山區坑塘干涸等影響,野生動物也隨之減少……

  從1997年起,我開始擔任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常務理事,直到2016年換屆。近20年的時間參加過多次關于野生動物保護的會議和有關活動。在全國政協專門委員會辦公室工作期間,也參加過多次關于退耕還林、三北防護林、沿海防護林、濕地保護、城市森林建設等方面及生態環境保護的調研和視察活動。這些工作,讓我對生態環境以及動植物保護工作有極深的感情,一直關注并追蹤著這些年的變化和進展。

  近年來,讓我頗為欣喜的是:我國在環保、綠化建設等方面成效顯著。黨中央和各級黨委、政府非常重視,民眾積極參與,城鄉確實變了模樣。那些遭到破壞的生態環境正在逐步修復:我曾幾次到昆明翠湖,親臨人鷗同歡之境,至今回味無窮;在延安,我也看到,昔日的黃土高坡變成了綠色寶坡,荒漠化得到有效治理;在秦嶺地區,野生動物有了棲息之地、重歸家園,野生動物保護區和濕地保護區工作越來越規范化……就像我們又重新聽到了蛙聲一樣,一個人類和動物和諧相處的時代正逐步恢復……

  還記得2006年12月1日,我到廣東湖南交界之南嶺野生動物保護區調研時,看到生態良好的莽山,我即興寫了一首短詩《南嶺莽山》:莽山流水潺,北江由此源。云霧托峰頂,巖隙青蛇盤。猴躍驚鳥蟬,熊豹野豬歡。珍貴樹種密,富氧人康健(刊于2007年11月24日《人民日報》副刊)。同行者表示,希望在祖國的各處都能看到如此人與大自然和諧相處之場景。

  如今,這已經并不是遙不可及的理想和愿望……

  雖然從近日環保督察的報道來看,問題依然不少,但我們看到,各地已抓住重點癥結,依法依規積極整改落實。我們也相信,通過各級政府依法保護生態環境、治理污染,通過全國各族人民的努力,生態環境建設前景樂觀。

  愿我們的孩子們一直能伴著清脆的蛙聲入眠……(作者系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辦公室原主任)

怎么看福彩3d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