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委員 > 委員隨筆 > 正文
張西南:留在兒女心中的榮譽
作者:張西南 發布日期:2019-06-24 信息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號:[小] [中] [大]

  端午回成都看望母親。老太太97歲了,自父親走后這幾年,她除了眼花耳背,倒也沒有什么其他大病,精神好的時候,總愛給兒女講她所經歷的那些久遠的故事。小長假里,看到電視上報道南方暴雨成災,母親顯得有些焦慮,而看到戰士們乘坐沖鋒舟在洪水中搶救災民,就會感到一些寬慰。她叫我坐到她的身邊,又給我回憶起1981年四川發生特大洪災的往事。其實,我已不止一遍的聽母親父親講過這些,但看到母親專注的神情,眼睛里閃爍著平常少有的光澤,我明白了她是在想念父親,因為那次洪災留下了父親給我們兒女刻骨銘心的教育。

  38年前的夏天,長江上游出現歷史罕見的大范圍連降暴雨,四川境內江河水位猛漲,多地區洪澇成災。此時的巴山蜀水已沒有了往日的秀美,很多地方變成了一片汪洋。那年父親擔任四川省衛生廳的領導,雖說剛過花甲,但他在抗戰反“掃蕩”時受過傷,渡江戰役后又因肺結核鋸掉背上6根肋骨、切除左側兩葉肺,是二等甲級殘疾軍人。面對災情,父親心急如焚,不顧虛弱殘疾的身體,在第一時間率省直醫療隊奔赴災區。母親不免有些擔憂地說了一句,你就是“半條命”,不要逞強了。向來性格平和的父親突然對母親發了火,現在老百姓都泡在水里,上上下下的醫務工作者都在盯著我們,你覺得我不去行嗎?災情不等人!就算是“半條命”,也要活出個樣子來!父親一去就是半個多月,他當時在災區做了什么,我們兒女并不了解。直到召開四川省抗洪救災先進集體先進個人慶功大會,才傳來消息,父親被評為了抗洪救災模范。

  就在全家都沉浸在喜悅之中時,父親卻把家人召集到一起說了他的想法。這時我們才知道,父親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廳黨組和省委分管領導表達自己不參評、讓榮譽的請求,最終上級出于尊重接受了他的意見。開始父親顯得十分的平靜,但說著說著就動了感情,你們當時沒在災區,沒有看見那些縣、鄉醫院和衛生所的同志們,他們有的住房被洪水沖垮了,有的親人在洪澇中遇難了,有的家泡在水里老人孩子無人照看,而他們卻一直在為救助災民忘我工作,讓自己和家人作出了無私奉獻。你們想想,這個模范是不是應該屬于他們?我作為一個領導干部,如果把這頂模范的帽子戴在自己的腦袋上,那還不得把我的脖子壓塌了。

  我們沒想到父親會作出這樣的舉動,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與他交流。父親看到我們的沉默,像是自言自語地說,戰爭年代能活下來就是幸運了,比起那些犧牲的戰友,誰會去計較什么功名?同樣是這個理兒,這次洪災損失很大,受災人口上千萬,被淹農田也是千萬畝,就拿我去的重災區金堂縣來說,整個縣城都被水淹了,平房都已沒于水下,一想到那里的鄉親們,我心里就難受,個人的榮譽又算得了什么?面對父親,我是那么的熟悉,可現在又感覺原來的認識竟又是那么的膚淺。我曾有過在一些問題上對父親不理解,總以為他老了,跟不上時代了,這件事才讓我又進一步看到了他內心深處保留著的東西,并不是思想的陳舊,恰恰是最寶貴也最淳樸的傳統美德,那就是只有對老百姓的深情而不企求個人的名利。就這樣父親與榮譽擦肩而過,但他的所作所為卻讓我們兒女的心靈受到了觸動。榮譽固然可喜,但比榮譽更難能可貴的是一個共產黨人的胸懷和境界。其實,不僅在兒女的心中,包括在機關群眾心中特別是在災區老百姓的心中,父親并沒有失去榮譽,相反為他贏得了更多更好的口碑。

  多少年過去了,不要說災后出生的孩子不會知道自己的故鄉還曾遭受過如此巨大的災難,就連我們這樣曾有親人參加過那次抗洪救災的家庭的記憶也變得淡漠疏遠了。我好像突然有了感悟,眼下母親重提往事,并不僅是看了新聞,而是想告誡兒女不要忘了父輩的過去。說來也巧,就在這個時候接到四川省衛健委的通知,為了配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主題教育,他們要整理展示老同志的生平事跡,希望家人幫助。這才使我專門去認真細致的整理查閱原本不想觸碰的父親留下的遺物,終于在厚厚一摞已經發黃的故紙堆里,看到了被父親珍藏起來的《出席四川省抗洪救災慶功大會先進個人登記表》。這是由四川省抗洪救災慶功大會籌委會辦公室專制的表格,第一頁上端填寫著父親的姓名和基本情況,接下來是事跡專欄,標題是“張華同志在抗洪救災中的先進事跡”,是用那個年代的打字機打印的,最后一頁末端蓋著“中國共產黨四川省省級機關委員會”的印章,“經研究,同意評為抗洪救災先進個人。1981年8月31日”。看到這張保存完好的登記表,我又想起了父親當年對我們說過的那些話,為了尊重和忠實歷史,我將這份登記表中關于父親的事跡一字不差抄錄如下:

  張華同志在這次抗洪救災中,發揚“老八路”作風,不顧戰爭中負過傷和身有殘疾,長達18天堅持在災區,深入金堂、三臺、射洪、鹽亭、梓橦、劍閣、廣元、旺蒼等八個縣了解災情疫情,走鄉串戶,看望慰問災民和醫務人員。7月18日,剛從金堂災區返回的下午,聞訊綿陽地區發生災情,又帶領兩個醫療隊于當晚8點趕赴災區,在聽取地區衛生局匯報后,連夜趕往受損嚴重的三臺縣。由于公路塌方阻斷,鄉村小路夜間行車危險,地區同志勸他第二天天亮再走,他卻把自己的安全置之度外,連夜繞道趕到三臺,了解完疫情已過凌晨一點。射洪縣醫院水淹2.8米以上,放射、檢驗、五官、外科和藥房等科室的大部分醫療器械、化學試劑和藥品被水浸泡,加上多數職工家中受災人心浮動,只好把危重病人轉院治療,停止了正常應診。張華同志得知這一情況,馬上召集醫院黨員骨干開會,統一思想認識,強調為了保護災民的生命健康,防止災后疾病流行,醫院必須盡快恢復開診。與此同時,張華同志急調省醫院醫療隊到射洪醫院大力協助,次日醫院開診,當即作了兩例腹部和一例腦外傷手術,挽救了垂危病人的生命。接著張華不顧酷暑炎熱和路途勞累,特別是忍受腎功能不好雙腳水腫的病痛,挨家挨戶慰問119戶受災職工家庭,讓廣大醫務人員深受感動,激發出了高昂的工作熱情。在此期間,張華同志還深入柳樹、洋溪、青堤等地受災最重的大隊了解災情,慰問受災群眾和傷病員。青堤公社滸江大隊是一個四面環水的孤島,洪水造成大隊所有房屋土地淹沒,有600多人被困在“救生臺”上。在擺渡還有危險的情況下,張華同志和縣委、區委領導立即乘船登島了解災情慰問災民。當他知道這里缺醫少藥,馬上通知縣防疫站送去急需藥品,并派出醫療隊上島治病防病。省衛生廳黨組負責同志得知張華身體不好,多次去電要他早日返蓉,但張華同志拖著一雙愈來愈腫的雙腳,又先后到綿陽七個受災縣了解災情。每到一地,他總是首先調查了解疾病防疫和食品監測情況,要求衛生防疫部門嚴格把關,杜絕各種食物中毒和傳染病流行。他了解到射洪、鹽亭等地有擅自出售被污食品,一些群眾發生腹瀉嘔吐的情況,立即找到地縣兩級領導磋商防治措施,著重搞好飲用水安全、食品消毒和防止傳染病流行。他的這些意見被當地釆納,并在實踐中收效明顯。張華同志所到之處,處處以身作則,按照“準則”規定嚴格要求自己。同志們考慮他年老多病,每天工作近二十個小時,怕他身體拖垮,要給他搞一點可口的飯菜,他執意不從,堅持有啥吃啥和大家一起吃住。廣元縣委副書記周炳禮和旺蒼縣母副縣長深有感慨地說,張廳長嚴于律己,身體力行,還是‘老八路’的好作風,值得我們好好學習。一些和張華同志一道去災區的醫療隊員和干部,親眼見到他的這種身先士卒的帶頭精神都很感動,他們說,“像張廳長這樣的老干部走到任何地方都受歡迎,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

  當我抄寫完這份不算標點符號共計1086個字的事跡材料,心情很不平靜。父親生前多次給我講過那年的洪災,卻對他個人的事從未提及,此時父親帶著病弱殘疾的身軀,冒雨坐著小船在洪水淹沒的災區穿行的形象,又浮現在我的眼前,父親呵父親,你把這份登記表壓在了箱子底兒,但把更崇高的榮譽留在了兒女們的心中。我把衛健委的通知告訴了母親,她只是點點頭而默不作聲。我又說找到了父親的一個登記表,并把上面的文字逐一的大聲讀給母親,聽著聽著她就把頭轉過去了,開始輕輕地抽泣,只對我說了一句話,去看看你爸!離家前我去了磨盤山,那天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把滿山的松柏洗滌得更加潔凈蒼翠。站在父親的墓前,我有好多的話想對他說,卻一下子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禁不住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任憑雨水和淚水在我的臉上流淌。(作者系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原第二炮兵政治部副主任)

怎么看福彩3d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