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情民意 > 正文
關于解決“空巢老人”養老問題的建議
作者:江華、譚云、魏雯雯 發布日期:2018-07-19 信息來源:宜昌市政協 字號:[小] [中] [大]

  隨著經濟水平不斷提高,人們生活方式發生改變,在大量青壯年勞動力“孔雀東南飛”的時代背景下,廣大農村“空巢老人”群體越來越多,他們在生活上、生產上、精神上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以遠安縣茅坪場鎮為例,目前超過60歲以上的老人有5200人,其中“空巢老人”多達800余人,他們或者滿身傷病,或者年老體邁,或者鰥寡孤獨,在贍養問題上一直難以妥善解決。認真分析,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一是外出務工增多。受城鄉二元化結構影響,農業產業附加值過低,收入不高,廣大青壯年在農村“養不活”;農村體力勞動強度大、農業生產步驟繁瑣,閑置勞動力在農村“坐不住”;城市打工生活方式簡單,基礎設施發達,生活品質較高,繁華的“花花世界”對年輕人誘惑力大,向往城市生活的青壯年在農村“呆不住”。

  二是贍養觀念淡化。一方面,子女未能充分認識到贍養盡孝的傳統美德,認為老人在家有吃、有喝就行,父母過得好不好、有沒有人陪不重要。另一方面,子女之間不能互相包容,互相體諒,在贍養問題上習慣踢皮球,推來推去,“空巢老人”生活物資不充足。再者,可憐天下父母心,即使子女再不孝順,再不贍養,父母也不會主動開口,或者向子女伸手,寧愿獨自承受孤獨之苦,在一定程度上縱容了“十個兒子養不活一個老子”的現象。

  三是法律意識淡薄。部分子女受教育程度不高,法律常識不足,綜合素質不高,認為養老屬于“家事”,外人管不著,法律管不到,養不養活父母是自己的事。另外,父母法律知識不多,維權意識不夠,遇到子女未盡贍養義務時,總是選擇忍氣吞聲,不聽親朋好友的勸阻、抵觸村干部的協調、反對司法部門的援助,未能有效維權。

  四是社會保障乏力。部分農村老人和子女對社會保障政策認識不足,未能積極配合繳納國家社會養老保險,在政策紅利上未能切實享受。如遠安茅坪城鎮雖然享受有城鄉居民養老保險達4000多人,但人均養老保險金每月僅100元左右,超50%以上每月僅有85元,且個別群體未能積極繳納養老保險,甚至沒有養老保險金,養老保障乏力。

  五是養老服務單一。除開傳統的子女贍養而外,農村公共養老服務方式主要依靠社會福利院,存在納入門檻高、容納能力小的缺點,有一定的限制性。如遠安茅坪場鎮社會福利院,目前在院老人51人,多為五保老人,占比全鎮60歲以上老人0.98%。

  對策與建議

  一、加強孝老愛親宣傳。一是正面宣傳為主。結合農村實際條件,可通過村委會、社區、道德理事會,在日常工作開展過程中,加大孝老愛親事跡的教育宣傳,引導農村子女爭當孝老愛親典范;二是側面表彰為輔。在各個村居、社區,廣泛開展孝老愛親家庭評比表彰活動,樹立正面典型,打造優秀模范;三是批評教育補充。針對不養老、不盡孝的典型家庭,村居、社區一級要敢于批評,加強教育,盡力暖化,開設“紅黑榜”,讓他們及早回歸孝老愛親的正確軌道。

  二、強化村民法制觀念。縣級信訪、司法、法院等部門,可結合“七五”普法契機,在轄區內鄉村深入開展法律法規講座、有獎問答、送戲下鄉、送電影下鄉等多種普法活動,宣傳貫徹《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規,增強村民義務養老的法律意識。村委會一級干部,在日常工作中要結合農村生活習慣,用老百姓聽得懂的話,群眾能夠接受的方式,廣泛的講解宣傳相關法律法規,讓義務養老意識根植廣大群眾心間。

  三、充分運用法律手段。一是切實發揮人民調解員作用。基層政府、村一級人民調解員,要切實發揮自身作用,最大程度介入子女不贍養父母調解過程,力爭通過勸說、教育、調解的方式,達成贍養共識,簽訂贍養協議。二是切實發揮相關部門威懾作用。針對農村不養老、不孝老的群體,要通過司法所、派出所等派出機構,發揮強制威懾作用。三是實行公益訴訟。各縣市區司法部門要探索巡回法庭公益訴訟模式,針對不養老不孝順的頑固分子,依法開展法律援助,實行公益訴訟,堅決強制執行,通過法律強制手段,引導村民孝老愛親。

  三是完善社會保障體系。一是鞏固現有保障體系。加強農村社會養老保險、農村新型合作醫療保險等政策的宣傳力度,實現全覆蓋;在申辦最低生活保障等工作時,可優先考慮家庭貧困、無勞動力的老人,為維護老年人的基本生活權益提供養老制度保障。二是探索“抱團養老”模式。積極研究浙江等地“抱團養老”模式經驗,在本地建立社會養老村(居)、社區、小區,探索鰥寡孤獨老人相互關愛的生活方式,給老人一片清凈獨立有愛的養老空間。

  四是加強社會關愛。可通過民政部門、精準扶貧、社會公益性組織等開展走訪慰問和關愛活動,通過辦好豐富多彩的為老服務,在物質經濟上為其提供保障,在精神慰藉上給予關懷充實。(作者 江華、譚云、魏雯雯)

怎么看福彩3d走势